南北朝战马

南北朝战马

陌上桑中罗敷拒绝使君的求爱——“使君自有妇,罗敷自有夫。东方千余骑,夫婿居上头。何用识夫婿,白马从骊驹。青丝系马尾,黄金络马头”,从罗敷丈夫坐骑的派头,就可以知道我是一匹多么受宠且时尚的骏马了。我的马具装备美观奢华,龙套护颈,胸花坠饰,我天生是要引人瞩目而不是成为杀敌的工具。只是在战乱频繁,民不聊生的南北朝时代,我华丽的出场对照残酷的现实,像一场荒腔走板的闹剧,在“敕勒川,阴山下”兵困马疲,看“天苍苍,野茫茫”无处安心。也许只有木兰才知道,代父从军不只是个无奈的选择,也是我一个美丽的错误。

  • 编号1F74A0028OK04
  • 釉色鎏金·彩釉
  • 工艺手工鎏金
  • 尺寸180*70*185m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