唐代飒露紫

唐代飒露紫

痛,我闭上眼睛,即便骁勇善战,那胸口上没及骨肉的箭仍让我痛彻心扉。但是一个勇士可以骄傲长啸,却不能讨饶喊痛。想当初我的主人和我渭水单骑吓退突厥10万精骑,于是贞观之治开启了盛唐的辉煌。我们同生死、共患难,在洛阳邙山与敌人的一次激烈交战中,我不幸胸口中箭,仍忍痛昂然不屈,及至主人脱险,我才颓然倒地。太宗赞我“紫燕超跃,骨腾神骏,气詟三川,威凌八阵。”其实我就一血肉之躯,我把生命交给主人,我把尊严留给自己。只是“回乐峰前沙似雪,受降城外月如霜。不知何处吹芦管,一夜征人尽望乡。”纵使我已经写就了历史,回首前尘,那胸前早就结痂的伤疤,仍然会隐隐作痛。

  • 编号1F74A0028OK05
  • 釉色鎏金·彩釉
  • 工艺手工鎏金
  • 尺寸178*70*176mm